<video id="j3j9i"><ins id="j3j9i"></ins></video><wbr id="j3j9i"></wbr>
  1. <i id="j3j9i"><bdo id="j3j9i"></bdo></i>
      1. <i id="j3j9i"></i>
         
         
        企業新聞 翻譯動態 各地分公司 口譯服務地區 譯文賞析 特色專欄 文學類
        會員登錄
           
        分類導航
         
        企業新聞  (1210)
        翻譯動態  (143)
        各地分公司  (400)
        口譯服務地區  (365)
        譯文賞析  (109)
        特色專欄  (35)
        文學類  (0)
         
        最新文章
         
        更多
         
        生態翻譯學視域下葛浩文翻譯思想初探
        專業翻譯機構--麗都翻譯公司-因為專業 所以卓越   2019-01-12 11:42:06 作者:麗都國際 來源: 文字大小:[][][]
        2018 年 12 月第 37 卷第 12 期黑龍江教育學院學報 Journal of Heilongjiang College of Education Dec. 2018 Vol. 37 No. 12 doi:10. 3969 / j. issn. 1001-7836. 2018. 12. 039 收稿日期:2018-11-17 基金項目:黑龍江省經濟社會發展重點研究課題(外語學科專項)“葛浩文翻譯思想的生態學研究”(WY2015124-C);2017 年度黑龍江省哲學社會科學研究規劃項目“八十年代以來中國現代文學在每個的翻譯與傳播研究”(17YYD248)作者簡介:于虹(1980—),女,黑龍江哈爾濱人,副教授,碩士,從事英美文學及翻譯學方向研究;趙騫(1984—),女,黑龍江哈爾濱人,副教授,碩士,從事英美文學及翻譯學方向研究。生態翻譯學視域下葛浩文翻譯思想初探于 虹,趙 騫(哈爾濱師范大學,哈爾濱 150080)摘 要:葛浩文(Howard Goldblatt )是 21 世紀美國翻譯史上一位具有特殊地位的中國文學翻譯家。從生態翻譯學的視角,探究在生態環境中譯者的選擇和適應的過程,并進一步從語言、文化及交際三個維度解讀譯者對譯入語生態文化環境的適應。關鍵詞:葛浩文;生態翻譯學;選擇和適應中圖分類號:H059 文獻標志碼:A 文章編號:1001-7836(2018)12-0120-03 近年來,隨著我國綜合國力的日益提升以及全球化的不斷加快,中西方的文化交流規模越來越大,速度越來越快,層次也越來越深。世界在關注到中國崛起的同時也越來越關注中國的現當代文學作品,這也是我國政府和文學界所愿意看到的。他們都十分希望中國的現當代文學作品能夠“走出去”,被西方世界國家的讀者所了解和認可,進而了解和喜愛中國的文化。雖然目前由于意識形態和讀者審美等多種因素,我國現當代的許多文學作品在西方國家的翻譯還面臨著許多挑戰,中國的文學譯作在西方的影響力和傳播范圍還很小,影響力也遠不及其他英文作品。究其原因,除了經濟落后導致的文學發展滯后以及政治因素之外,最重要的原因是我國文學作品的譯本很少,而且由于從業人員不多導致翻譯的質量也不高。目前,在海外從事中國現當代文學作品翻譯的海外漢語言專家學者只有幾十人,但是以葛浩文(Howard Goldblatt)為代表的翻譯家,從 20 世紀 90 年代至今翻譯了蕭紅、楊絳、馮驥才、賈平凹、王朔、姜戎、畢飛宇及莫言等多位中國現當代名家的 60 多部作品,由葛浩文所翻譯的莫言的作品《蛙》于 2012 年獲得了諾貝爾文學獎,極大地推動了中國文學作品在西方國家的傳播和推廣。一、葛浩文簡介葛浩文(Howard Goldblatt )是 21 世紀美國翻譯史上一位具有特殊地位的中國文學翻譯家。其多年來一直在海外致力于中國現當代文學的研究與翻譯工作,葛浩文一方面精通英語的語言與文化,同時由于其自身的學習經歷,曾經在中國臺灣學習漢語,而后又獲得了中國文學博士學位,對中國文化也是了如指掌。葛浩文的譯作,以其高超卓越的雙語水平,以及對中國文化和文學的深入理解,對中國現當代文學在海外尤其是西方世界的傳播貢獻了巨大的力量。其譯作在國際上屢獲大獎,1989 年他所翻譯的賈平凹的作品《浮躁》獲得了 1989 年美孚飛馬文學獎,2000 年他與夫人林麗君合譯的朱天文的作品《荒人手記》獲得了美國國家翻譯獎,2007 年翻譯姜戎的作品《狼圖騰》在香港文學節上獲得了亞洲文學獎。而其中最令人矚目的是莫言 2012 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作為譯者,葛浩文的功勞毋庸置疑。正如莫言所說:“許多既精通英語又精通漢語的朋友對我說,葛浩文教授的翻譯與我的原著是一種旗鼓相當的搭配,但我更愿意相信,他的譯本為我的原著增添了光彩!保1]縱覽相關文獻,學者們對于葛浩文的研究基本可以分為三類:一是對于葛浩文本人及其譯著進行“質”的研究。這種視角主要采取對于葛浩文的訪談加以整理的方法,比如《我譯故我在———葛浩文訪談錄》(季進,2009)就是采用這種方法分析了葛浩文對于中國當代作家的見解;二是對葛浩文翻譯策略、翻譯觀進行的研 究,比 如 Chinese Literature Today( Luke,Christophor, 2011)評析了葛浩文獨特的翻譯風格;三是從翻譯理論和語言學理論方面對于葛浩文譯作的研究,比如《初探〈狼圖騰〉英譯本中的意象圖式運作》(崔薔,2010)、《從系統功能語法看葛浩文的翻譯———基于情景語境中的中英語篇對比》(官囉,2009),以及《從關聯理論看文化負載詞的翻譯———〈豐乳肥臀〉英譯本個案研究》(劉一鳴,2009)以關聯翻譯理論為基礎分別從語言、修辭、文學、文化、哲學等幾個角度對葛浩文的譯著展開研究。而從生態翻譯學角度進行解讀的則 — 120 萬方數據 — 少之又少。因此,本文擬從生態翻譯學的角度,分別以譯者的選擇與適應翻譯生態的和諧統一,以及譯者對譯入語生態文化環境的適應為出發點,對葛浩文譯作的翻譯風格進行解讀和梳理。二、生態翻譯學由于“生態翻譯學”至少涉及了“生態學”(Ecology)和 “翻譯學”(Translatology),因此,它是一項具有跨學科性質的交叉研究!吧鷳B學”一般被定義為“研究生物與環境以及生物與生物之間相互關系的生物學分支科學”[2]。具體來說,生態學是研究各個生物體與其周圍的環境之間的相互關系的科學。它所強調的是生態環境中,各個生態因子之間的和諧共處,以構成穩定的生態環境。與生態學相結合的翻譯應該是從文本內部其原本的生態結構出發來對翻譯作品進行選擇和適應,并且在具體的翻譯過程中不斷重復文本所固有的生態結構,使其能夠得以在另一種語言中進行再現。生態翻譯學作為一種跨學科性質的研究,是運用生態學,從生態視角對翻譯進行研究的理論。因此,生態翻譯學( Ecotranslatology)可以理解為一種生態學途徑的翻譯研究(an ecological approach to translation studies),抑或生態學視角的翻譯研究(translation studies from an ecological perspective)。在該理論的視域下,翻譯生態環境中的各個生態因子可以是原著作者、文本、譯者、譯本、譯入語的社會文化背景以及讀者等等。那么,翻譯則應該是“譯者選擇適應翻譯生態環境的選擇活動”[3],“翻譯生態環境”是由原著、譯者、譯出語、譯入語與兩種語言所處的文化、社會、作者及讀者互動聯系所構成的有機整體。在協調各個翻譯生態因子的過程中,第一步要做的,最為重要、影響最大的是譯者對原著的選擇,這是整個翻譯生態系統能否建立的基礎,接下來是在具體的翻譯過程中,要求譯者能夠靈活地根據譯入語的社會文化背景以及譯入語讀者的審美和接受程度對譯文進行適應和調整,以實現整個生態翻譯過程的和諧統一。三、譯者的選擇與適應:翻譯生態的和諧統一在翻譯生態環境中,譯者首先要根據譯入語的文化背景,讀者的審美及譯入語社會的意識形態等因素選擇適合翻譯成譯入語的文學作品。而原著的選擇是生態系統中譯者主體性的最初體現,也是最為關鍵的部分。此外,根據生態翻譯學的理論,譯者在翻譯的過程中,應當充分發揮自己的主觀能動性去適應當前的翻譯環境,并在此基礎之上發揮適當的自創性。這需要譯者主動地對譯入語的社會生態環境進行全面的考量,綜合各生態環境因子后選擇最佳最適合的翻譯方法和翻譯技巧。作為美國著名的漢學家,葛浩文對美國讀者的閱讀興趣點了如指掌,“一種是性愛多一些,第二種是政治多一些,另外一種就是偵探小說!保4]這些特點我們從美國電影和電視劇中也能窺見一斑。葛浩文認為,翻譯最重要的任務就是選材,“選材錯誤是最大的錯誤,比翻譯錯誤還要嚴重!保5]他選擇翻譯的文本通常要符合兩個條件:一個是作品必須是他所喜歡的,符合他個人作為一名讀者的審美和喜好;其二,作品要適合他去翻譯,原文的寫作風格、主題、體裁以及作者的語言風格應該是他能夠駕馭得了和駕馭得好的。雖然葛浩文也翻譯過詩歌、古代文學及少量的寫實文學,但他還是覺得自己更欣賞中國現當代文學,也更適合他來翻譯。在此過程中,譯者的主體性身份得以逐步地確立和認可。對于葛浩文來說,翻譯自己喜歡和欣賞的作品是一種享受,而如若這部作品不是他所喜愛的,則定是一段痛苦的經歷。尤其在文學翻譯中,譯者應該承擔多種身份,首先是讀者,然后是譯者,創作者甚至是評論者。這就如同園丁想要建造一座生機盎然的果園,首先要做的就是選擇適合栽種的品種和好的種子,然后在種植培育的過程中,根據生態環境的溫濕度和光照條件等對種植方法進行適度的改良和加工,甚至可以根據消費者的口味偏好進行嫁接,最終才能培育出口感最佳,并受到消費者喜愛的水果。葛浩文所鐘情的是那種文風淳樸,語言大膽,有時有些粗魯,但是又不乏幽默、妙趣橫生的作品。這就注定了莫言與葛浩文的相遇,葛浩文所翻譯的莫言的作品《紅高粱家族》《豐乳肥臀》及《生死疲勞》無一例外都是這種文風的作品。特別是由葛浩文翻譯的莫言的作品《蛙》于 2012 年獲得了諾貝爾文學獎,這使得西方世界第一次大范圍地關注到了中國的現當代作品,從而極大地推動了中國的現當代文學作品在西方國家的傳播和推廣,也引起了西方文學界專業人士的矚目。同時,從生態翻譯學的角度出發,葛浩文也充分發揮了譯者的主體選擇性,主動放棄了一些不適合的作品,并且在選擇翻譯某部作品之前都會主動與原作者多次反復地溝通討論來確定最終是否選擇翻譯這部作品。葛浩文如此謹慎地選擇翻譯文本,為譯文為譯入語文化環境和讀者所接受打下了良好的基礎,同時也使得譯文能夠更好地適應譯入語的社會文化環境,符合譯入語讀者的審美和興趣。他的主體性選擇和對譯入語文化的考量體現了譯者、讀者以及譯入語社會環境的生態和諧統一。四、譯者對譯入語生態文化環境的適應生態翻譯學視域下,翻譯的過程就是譯者對于譯入語環境以及原著文本的選擇和適應的過程,具體到翻譯的過程中,翻譯的生態環境是由譯者多維度的適應所形成的。而最理想的翻譯應該是譯者通過“三維”,即語言維、文化維和交際維的轉換,并根據讀者的反饋最終整合出最佳適應譯文。語言維的適應和轉換是譯者在翻譯成譯入語的過程中對原文語言形式和意義的調整與改變。正如著名翻譯理論家 Eugene A. Nida 在《語言、文化與翻譯》中所言:“語言在文化中的作用以及文化對文字和成語的影響是如此普遍,以至于如果我們不熟悉語言文化背景的話,沒有人能夠很好地理解其中的含義!保6]葛浩文有著深厚的中國文化積淀,也對漢語有著極為深刻的理解和興趣,他會為了達到最好的生態適應效果做出最大的努力。首先,為了達到“信”,即忠實地表達原文的意思,他非常嚴謹,經常會為了一個字的意思與作者反復推敲商議。這是生態環境中生存的基本要求。與此同時,葛浩文為了適應譯入語的生態環境,用譯入語的萬方數據 — 121 — 思維去思考和審視,用譯入語的語言表達習慣去改編原文,以期達到最佳的生態平衡狀態。比如在翻譯《狼圖騰》時,葛浩文刪去了關于中國古代少數民族的愛恨情仇的故事,以及一些涉及到中國古代詩詞歌賦的典故,因為一方面這些故事很難用三言兩語去解釋和翻譯,即使翻譯出來西方國家的讀者也未必看得懂,而如果用大塊的語言文字去解釋則容易使讀者失去興趣,而刪去不譯的話既不會影響全書的故事連貫性,又能夠使節奏更加緊湊。翻譯從本質上來講就是一種跨文化的交流,使一種文化、文字和作品能夠通過譯者的努力為另一種文化的讀者所熟知和接受,并了解和認識這種文化。譯者應該在翻譯的過程中盡最大努力準確地傳達原文的文化內涵,葛浩文在翻譯過程中在尊重原文意義的基礎上,充分發揮了譯者的生態適應主體性,創造性地進行了翻譯。由于歷史等復雜的原因,中西方之間的文化差異巨大,西方讀者普遍對中國文化和歷史不了解,甚至有所誤解,那么就要求譯者在翻譯的過程中能夠為目標讀者補充相關的文化背景知識,避免讀者產生迷惑和誤解。葛浩文在翻譯中有意地運用了增譯法對文本中的文化負載詞進行注釋,使譯入語讀者能夠對中國特有的一些文化和歷史詞匯有更深入的理解。比如,“勞!笔侵袊母镩_放初期的特有詞匯,葛浩文除了將它翻譯為“model worker”之外,又增譯了“master worker”作為補充說明。對于感興趣的讀者,葛浩文還在多部譯作的末尾附錄中增加了相關特有詞匯的解釋,使文化的傳達更為完整。在更深層的交際維上的適應和轉換,要求譯者肩負雙重身份,一方面是原文文本的讀者,同時也是搭建兩種語言和文化溝通橋梁的翻譯者。葛浩文在翻譯的過程中能夠從讀者的角度出發考慮譯文是否能夠被譯入語讀者所理解。其翻譯的劉震云的《我不是潘金蓮》于 2014 年出版,葛浩文巧妙地把書名翻譯為“I Did Not Kill My Husband”,因為讀者首先對“潘金蓮”不了解,更不知其背后的故事,如果直譯可能會使讀者失去閱讀興趣;另一方面,如此翻譯書名可以令讀者大致了解小說的主要內容并引起讀者的興趣去了解故事的原委,可謂一舉兩得。葛浩文也經常根據西方讀者的閱讀喜好對文本進行適當的刪減和改寫,以使得譯文更加簡潔,情節更加緊湊。比如,在《狼圖騰》的譯本中,葛浩文將原著中很多介紹狼的部分都刪減了,因為即使不做過多介紹,西方讀者也了解狼的一些特性,過多的介紹就顯得冗繁了。五、結束語作為“中西方文化的橋梁”,葛浩文一直在竭力促進中西方的文化文學交流。他在譯介中國現當代文學作品的過程中,不僅充分發揮了其譯者的主體適應和選擇性,同時又考慮到中西方文化和語言的差異性及多樣性特征,并根據目標語讀者的審美興趣和接受性,不斷調整和完善自己的譯作,來努力維護整個翻譯生態圈的“和諧共存”。因此,對葛浩文翻譯思想值得我們從多種角度,不斷地做更深層次的探尋和挖掘,使得中國的現當代文學作品能夠在西方世界獲得更多的關注和接受,進而促進中國的文化能夠更好地“走出去”,為我國的文化和文學的傳播與貢獻一份力量。參考文獻:[1]莫言. 我在美國出版的三本書[ J]. 小說界,2000(5): 170—173. [2]胡庚申. 生態翻譯學解讀[J]. 中國翻譯,2008(6):11. [3]胡庚申. 生態翻譯學的研究焦點與理論視角[J]. 中國翻譯,2011(2):5—9. [4]季進. 我譯故我在———葛浩文訪談錄[J]. 當代作家評論,2009(6). [5]曹雪萍,金煜. 葛浩文:低調翻譯家[N]. 新京報. 2008-03- 21. [6]Eugene A. Nida. Language,Culture and Translation[M]. Shanghai:Shanghai Foreign Language Education Press, 1993:108. A Preliminary Study of Howard Goldblatt's Translation Ideas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Eco-translatology YU Hong,ZHAO Qian (Harbin Normal University,Harbin 150080,China) Abstract:Howard Goldblatt is a Chinese literary translator with a special status in the history of American translation in the 21st century.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eco-translatology,this paper explores the process of translator's choice and adaptation in the ecological environment,and further interprets the translator's adaptation to the ecological and cultural environment of the translated language from the three dimensions of language,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Key words:Howard Goldblatt;eco-translatology;choice and adaptation (責任編輯:劉東旭) — 122 萬方數據 —
        最新評論
        發表評論
        標題
        內容
        表情
         

        Copyright © 2018-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 by 南京麗都翻譯有限公司

        蘇ICP備15006944號-1 TEL:025-85525080 E-mail:kefu@lidutrans.cn

        欧美精品一区二区精油_国产欧美久久久精品影院_无码动漫成本人视频网站_亚洲色精品vr一区区三区

          <video id="j3j9i"><ins id="j3j9i"></ins></video><wbr id="j3j9i"></wbr>
        1. <i id="j3j9i"><bdo id="j3j9i"></bdo></i>
            1. <i id="j3j9i"></i>